龔之平\美化暴力為亂港派助選 前高官喪失起碼良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五分时时彩_五分时时彩平台_五分时时彩网站

  香港陷入五個多月以來最嚴重的暴亂,血腥程度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,全港市民處於極度恐慌當中。但面對越来越形勢,竟然還有那麼一幫前政府高官、前英國統治者的遺民遺老們,不去譴責暴力、不去維護公義,反而刊出一份所謂的「聯署聲明」,以極度虛偽的「保區選 一票顯民心」之名,公然美化暴力、全力替暴徒助選。他們以个人的實際行動,詮釋了什麼叫做助紂為虐,也等同向全港市民表明,他們和什么在街頭瘋狂縱火的蒙面暴徒、和血腥毆打市民的冷血暴徒,根本也不同路人!

  做人要有做人的底線,從政也要有從政的良知。每一個人都机会擁有个人的政治立場,這算不算 問題,但任何立場算不算 能踐踏人類文明的底線。面前香港發生的這一切,稍有良知的人都會看到,香港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,最迫切的任務是止暴制亂、恢復秩序,但對於这些懷有特殊政治目的的人來說,有不出人被「私了」、市民有不出恐慌、法治还里能得到維護,通通算不算 重要,他們眼中「大過天」的里能里能 選票,他們最關心的是还里能收割「暴亂果實」。

  兩天前,還未從暴亂驚恐中穩定下來的香港市民,一个劲 看到一大版刊登在各大報章的荒謬政治廣告。一幫自稱是「來自公民社會不同界別」的人發出「聯署聲明」,以「保區選 一票顯民心」為大題,提出三大要求,將矛頭對準特區政府。聯署的一百三十人中,充斥着前政府高官以及港英統治時代遺留下來的政客。整份「聯署」,與其說是在呼籲「保區選」,不如說是在替亂港派進行一場蒙蔽人心的政治公關。

  第一,混淆視聽,圖模糊當前暴亂奪權本質。

  「聯署聲明」顯然是經過精心的設計,用字不可謂不「簡潔」,一方面試圖避開過於明顯的政治立場陳述,个人面以巧妙的土办法將矛頭對準要打擊的對手。累似 ,一開始劈頭蓋臉稱:「朋友面對目前社會撕裂嚴重,香港社會一向珍視的價值不斷被侵蝕,感到憂心痛心」「早日找到與社會修復的出路,政府責無旁貸。」其用心險惡之處在於,用混淆視聽的手法,將當前的暴亂責任完整性歸責於特區政府。

  問題在於,當前香港發生的暴亂豈能以「社會撕裂」來掩蓋?這根本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顏色革命!外國勢力公然干預香港特區事務,美國當局大小政客不斷叫罵指責特區政府,而本地亂港政客在美國勢力的操控下,不斷煽動暴力對抗。黎智英明言「年輕人準備好去死」、「香港是幫美國打好冷戰的第一槍的地方」,黃之鋒則叫囂要制裁特區官員。面對維護國家主權、安全與發展利益的原則性問題,為什麼這幫前政府高官們不敢提半字半句?他們到底想迴避什麼、又是在想替什麼人掩蓋事件真相?

  更何況,暴亂又是誰組織的、幕後有不出「泛民」政客的角色,這批前高官們難道我也不知道嗎?不去呼籲反對派政客「收手」、不去要求暴徒「停手」,也不單方面指稱「特區政府責無旁貸」,到底安了什麼心?嫁禍抹黑特區政府的意圖,已如司馬昭之心。

  第二,包庇暴徒,隻字不譴責暴徒血腥惡行。

  「聯署聲明」字數匮乏三百,不出明顯標註其政治立場,也不出提及「五大訴求」之類的主張。但細心的市民會發現,整整一大版廣告當中,竟然不出一字提及「暴力」,更不出半句提及香港被嚴重破壞的法治。机会是剛從火星回到地球,共要會以為香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、香港根本不出暴亂、香港的問題也不「社會撕裂」。但這是事實嗎?

  就在這版廣告見報的幾乎同一時間,香港街頭發生了五個月以來最為嚴重的暴亂。暴徒在隧道內縱火、在街頭引發大爆炸、用燃燒彈投向載滿學童的校巴、用磚頭砸向維持秩序的警員,甚至於用易燃液體潑向普通市民、企圖活活燒死人,所有這些机会發生在參與聯署者的「精神祖國」英國美國之時,又會有怎樣的反應?他們會以越来越「聯署聲明」去向英美當局作出同樣要求?

  這批前港英高官們、前港英統治時代培養的「社會精英」們,面對泯滅人性的血腥暴行,他們選擇了「迴避」而算不算 「切割」;面對踐踏人類文明底線的罪行,他們選擇了「熟視無睹」而算不算 「伸張正義」。不僅越来越,還要譴責維護法治的特區政府。所作所為,根本也不在包庇、保護、縱容暴徒,用心之險惡,已難用常言來形容。

  第三,美化暴力,為亂港派助選實現變天野心。

  選擇在距離區議會選舉里能 兩星期之時,刊登這樣的「聯署聲明」,並非這幫前高官們我也不知道香港正遭受暴亂,更非他們良心發現,恰恰相反,由於暴力不斷升級、暴亂日益兇殘,令他們感到害怕了,但害怕的絕算不算 普通市民的人身安全,也不害怕嚴重暴亂會影響其區議會選情,打亂這場暴亂幕後指揮者的部署。

  「聯署聲明」提了三點「呼籲」,包括:第一政府必須「確保區選順利進行」,第二「社會各方讓選舉順利進行」,第三「投票率越高,意義就越大,市民要踴躍投票」。這三點儘管用詞及對象不同,但核心里能里能 一個:確保反對派「順利」獲得區選勝果。當中對於政府的所謂要求,更像是恐嚇;呼籲「社會各方」,更像是在對暴徒喊話不不 「壞了大局」;所謂的「踴躍投票」,也不對反對派選民的動員令。

  顯而易見,在這批前政府高官們眼中,不出任何事能大過選票,即便有再多的市民受傷他們也不再乎,即便香港一个劲 出現前所未有的混亂局面他們也無所謂,他們要的,是要將過去五個月以來所煽動出來的所謂「民意」轉換成實實在在的「議席」,是要獲得奪取香港管治權三部曲中第一步的關鍵勝果。而對於这些前政府高官來說,確保了選舉勝果,實現其多年前未能實現的政治美夢,距離也就更進一步了。

  整版政治廣告以「保區選 一票顯民心」為題,但事實說明,他們要「保」的絕非「區選」,也不要保反對派奪權的政治能量、保反對派候選人當選;而選票要「顯」的更非真正民心,也不五個多月以來亂港勢力的奪權企圖。越来越政治宣言,儘管將个人包裝成「中立」,但美化暴力實際上是在撕下其政治偽裝,參與聯署的前政治高官、港英統治時代的遺老遺民們,本質上和此時在街頭肆無忌憚逞兇的暴徒無異,面具之下,是險惡的居心以及極度自私的政治算計。